您好, 欢迎来到既改网! 请 【登录】【免费注册】

undefined

古村落改造
您现在的位置:既改网首页 > 古村落改造
金华深山古村落遭遇“旧村改造” 拆还是不拆?
来源:既改网  发布时间:2015-10-23

  金华市金东区岭下镇后溪村,这个位于山坳里的古村落,计划上周就要进行“旧村改造”,然而至今仍然没有动静。原来,村里面临两难抉择,一方面,村里现存的200多座有数百年历史的古宅,让专家们称赞不已,认为其价值极高,而另一方面,村民们又希望能尽快改造,可以过上更便利的生活。拆还是不拆?这是个问题。

  老村:

  古村生活,百年如一日

  是许多人儿时的记忆

  后溪村,坐落在金华一座山坳里,远离交通要道,远离繁华城市。

  据村上老一辈人讲,从南宋开始,汤氏祖先从武义迁移过来,这个村子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。

  也许是远离繁华城市,百年来,这里几乎没有什么改变。除了村口有几家新房,其他的就是民国时期甚至年代更久远的老宅子了。

  老宅鳞次栉比,很密集。巷子十分狭窄,阴冷潮湿的石子路上,长满青苔。

  清澈的山水从石子路旁的暗渠缓缓流过,百年来,在渠里的石头上留下岁月的痕迹。

  青砖老宅,气派,大门、梁、柱,透露着大户人家的大气。而石头土房则显得古朴,黄泥与茅草让人能闻到老家的熟悉味道。

  一进村,你能闻到久违的气息:十几户人家住在老房子里,用柴火烧饭,炊烟夹杂着饭香,和城市里的茶楼酒肆,味道完全不同。

  鸡鸭和土狗,夹杂着野草枯萎腐烂的气味,混合在一起,刺激你的嗅觉。

  老房里间,终年不见阳光,霉味,和老人们的衣服和杂物的味道融为一体,会让许多人想起长辈们的味道。

  有些城里人,对小时候的生活记忆,就是这样的,他们来到这个村子后,沉睡的记忆立即被唤醒,兴奋不已。

  然而这个村子却没什么名气,村委会主任俞新建告诉钱江晚报记者,一年到头,来这里的陌生人很少。

  很多村民外出打工,也不常回来。虽然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里几乎仍是几十年如一日地生活着。

  专家:

  古村历史悠久,保存完整,布局设计很巧妙

  在游客心中,后溪村是心中的世外桃源,在专家们眼里,它是不可多得的人文历史资源,是岁月留下来的一笔宝贵财富。

  国家级规划专家、原金华市国土规划局总规划师洪铁城,他跑遍江南的古村,一次偶然的机会,来到后溪村,被深深地吸引住了。在他看来,后溪村是目前金华山地原始规划最生态、最平民、最完整、规模最大的一座古村落。

  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洪铁城说,这些古宅大多数是清朝初期建造,有数百年历史。浙江大多数保留较为完整的古村落,都是深宅大院,后溪村则不同,多数是平民小宅院,更贴近日常农耕生活。

  再看村子的原始布局,房子造得密,甚至有些杂乱无章,其实,房子空间尺度比例很巧妙,不仅冬暖夏凉,而且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。巷子也是,虽然窄而凌乱,但交通网络非常通畅,遇到敌人也可轻松躲避。

  更让专家称道的是,后溪村古建筑群的原生态水系设计科学、保存完整,因此,这里几乎不会发生山洪等危险。高山流水被很好地引导,用于村民生产、生活用水。

  与他同行一起来过后溪村的专家们,差不多都持这样的态度。金华市旅游局副调研员王森说,保护后溪村老村庄,也许近期并不能体现价值,但二三十年后回头看,将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。

  矛盾:

  建房指标紧张,村民要建新房就得拆除古宅

  然而,这座让城里人兴奋、专家们提倡保护的古村落,却让老宅村民们住得很不安心。

  生活不便利,是村民们反映最大的问题。78岁的孙坤仙老奶奶已经在老宅里住了60多年,至今仍然烧土灶、用老式马桶。前几年,村里终于给孙奶奶的门口接上了自来水,不然她还得天天打水,洗衣、做饭。

  孙女金晓芝说,造了新房子,老人家烧饭、洗衣服、上厕所都会方便很多,不用像现在这样辛苦。

  不仅如此,部分老宅甚至有坍塌的风险。71岁的汤昌启从小就住在祖先留下的老宅里,因为历史原因,这座大宅被分给好几户人家居住。年久失修,大梁开始被白蚁侵蚀。

  雨天漏水已不是什么大事,对汤昌启来说,房子倒塌也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情。“村里要旧村改造,我天天盼着能早点动工。”

  那老宅里的村民们能否搬离?

  俞新建告诉记者,建房指标非常紧张,按照目前“一宅一户”的政策,村民只能在原有的古宅地基上拆房重建。也就是说,村民要想住上宽敞舒适的新房,古宅就非拆不可。

  因此,当后溪村村两委推动农村旧房改造工程时,绝大多数村民都举双手赞成。

  村支部书记汤良滨介绍说,一期旧村改造工程涉及50户人家,已基本上与村民达成协议。大家都盼着天气转好后,旧村改造工程快些实施。

  一边是村民的急切盼望,一边是沉睡的历史财富,村支书汤良滨说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他希望大家帮忙出出主意,做到两全其美。

  解决办法

  如何做到既保留古宅

  又完成旧村改造

  靠政府开发古村落,眼下看来,并不现实。洪铁城建议,可以通过政府部门、媒体等多渠道宣传,让更多民间资本看到这座宝藏。像浦江马岭脚古村落,就吸引了杭州外婆家集团的投资,又如德清裸心谷以及周边民宿的开发,也是民间资本在运作。

  而眼下迫在眉睫的“旧村改造”,洪铁城说,利用村子里的空地,以及向上级政府部门申请宅基地指标,都比拆除古建筑要好得多,反正办法可以再想。

  像后溪村这种情况,其实在金华很多地方都存在。居住环境太差,村民想拆,拆了又可惜,尤其是那些被列入文保单位的古建筑,更是棘手。

  有的村也想出了一些办法:村里和村民签订协议,古宅归村集体所有,村里为村民申请宅基地审批。协议需要进行公示,得到全体村民同意。不过,这种方法比较适合单个或几个古宅,如果是大面积大规模的村建筑群,乡镇、村里目前也没什么好的解决方法。

  古建筑群到底要不要拆?也欢迎你在浙江新闻客户端金华频道上关注我们的话题,为你的观点投上一票,或提出不一样的观点和建议。


电话
010-58933825